蹲点贫困村听留守儿童的心声

唐湘岳

2017年06月01日08:25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蹲点贫困村听留守儿童的心声

  彭微:“爸爸妈妈何时坐上归来的火车?”本报记者 唐湘岳摄/光明图片

  刘琳:“爸爸妈妈知道我折千纸鹤时许下的愿望吗?”本报记者 唐湘岳摄/光明图片

  刘浪:“我在学校挺好的。”本报记者 唐湘岳摄/光明图片

  【今天,让我们聆听你的声音】

  在记者蹲点调研的湖南省安化县烟溪镇通溪桥村,有不少留守儿童。“六一”前夕,记者来到留守儿童就读的烟溪镇新开完小学,学校正在收集3至6年级留守儿童写给外出打工父母的信。于是,记者走近这101封家书的小作者,记下他们发自内心的声音。

  “我知道,你对我的爱是永远不会变的”

  刘星晨从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样子。她出生不到两个月,妈妈就离家走了,爸爸没有再娶,长期在外面打工,是爷爷奶奶把她带大的。她说——

  “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呢?每次看到别的同学爸爸妈妈来,有说有笑,我就静静地站在窗前发呆。我需要爸爸的爱,我需要妈妈的爱,我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妈妈,您听到了吗?”

  周末回家,向阳萱带着妹妹在公路上放风筝,带着妹妹跟随爸爸在地里干活。夜深人静,她便开始思念妈妈——

  “您还记得那件事吗?我在外面玩,下起大雨。雨一直不停,天快黑了,我往家里跑的时候摔倒了,出血了,趴在地上哭。您急着出门找我,连雨伞都忘了拿。找到我,您抱我回家,把被子盖在我身上,又给我烧水洗澡,帮我上药。妈妈身上湿透了,我说妈妈您也去洗澡吧,可您说:‘妈妈淋点雨不要紧的,只要你好就行了。’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您一直在外面打工,我们的沟通很少,但我知道,你对我的爱是永远不会变的。”

  彭微常常望着门前远处的铁路,盼望着爸爸妈妈回家。她的语速很慢——

  “我总会把你们忙碌的身影想象出来。在放学回家路上,我不断对自己说:‘爸爸妈妈一定回来了,在家里等着我呢。’一边说一边朝家的方向飞奔。尽管我知道,跑回家也看不到你们,但是我还是这样说,还是这样跑。万一哪天真的在家等着我呢?那天夜里,我生病了,爷爷背着我跑进医院。你们打电话叮嘱爷爷照顾好我。当时我很想对你们说,爸爸妈妈可不可以回来?我想妈妈做的鸡蛋,我想爸爸做的红烧肉,这才是世界上最好的药啊!”

  “你们知道我折千纸鹤时许的什么愿望吗”

  记者住户家隔壁有个不幸的孩子叫刘欣源,才13岁就因患脑瘤做了手术,休学在家,每天从农家书屋借书看。他感谢爸爸为他的付出——

  “亲爱的爸爸:您长期在外面打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回来,我总是盼着过年。去年,我生了那场大病,您赶回来陪我,每天背我去打针,从不让我走路。住院做手术两个多月,您寸步不离,给我喂饭,帮我洗脸,接大小便,这是我们相处最长的一段时间。做完化疗,我很不舒服,总是想呕吐。一想起爸爸在为我拼搏,我就告诉自己,要坚强起来。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村里有农家书屋了!我还不能去学校读书,但我可以到农家书屋借书看。有书看,有妈妈陪着我,真的很快乐。”

  刘丰傲同学家里有一面墙的奖状,可她对爸爸有点小意见——

  “暑假又快到了,您也快回来了吧?每当您快回家的时候,我总是默默在心里数着,还有3天,还有2天,还有1天。人们都说,父爱如山,父爱深沉。可是我怎么觉得,这山,离我越来越远了。”

  刘琳是益阳市的三好学生,回家经常帮爷爷奶奶干家务活。知道爸爸妈妈可以通过光明网和光明日报客户端听到女儿的声音,她在读信前,特意唱了一首歌《隐形的翅膀》,声音甜美——

  “梨花又开了,看着那朵朵洁白如玉的花儿,我想起了您们离家的场景……妈妈,您还记得千纸鹤吗?我手笨,您手把手教,不厌其烦,还鼓励我折得不错。您跟我和爸爸说,折够了一千只,就能够完成一个大的愿望了。爸爸妈妈,你们知道我折千纸鹤时许的什么愿望吗?是祝爸爸妈妈在外面打工开心快乐,一路平安!”

  “我在学校挺好的”

  烟溪镇新开完小现有教学班级8个,学生422人,其中留守儿童247人。这是一所安化县课改先进集体、县级安全文明和家长示范学校。

  “你怎么不需要向导?”记者问带路的梁新安校长。“他们的家,我都去过。”原来,校领导每年至少走访50%以上的留守儿童、贫困学生家庭。摸清底子,建档立卡,对每一个孩子都了如指掌。在学校的大力争取下,近几年社会好心人士一共资助贫困孩子100多万元。

  “留守儿童容易出心理问题,要及早预防。”学校定期召开留守儿童家长会,了解孩子心理动向。每年聘请专家来校做励志讲座。心理辅导老师重点解决留守儿童孤僻、自卑的心理问题。

  “学生父母不在身边,我们就是他们的父母。”有37年教龄的班主任刘仲华老师说。刘嘉皓同学深夜突发高烧,刘仲华老师冒着大雨,将嘉皓及时送到医院治疗。刘杜鹃老师去年在长沙做了胸腔手术,却仍长期照顾班上双目失明的留守儿童刘景轩同学吃饭、上厕所,无微不至。学生生病了,药品全由袁蔚如老师保管负责。她每天把学生服用的药品分类编号,及时给学生服药,无一差错。

  难怪,刘浪同学用深情悦耳的声音告诉爸爸妈妈——

  “请你们不要担心我。我在学校挺好的。学校就像一个温暖的家庭。”

   (本报记者 唐湘岳)

(责编:蒋琪、张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