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人民扶貧頻道

不等不靠 主動摘帽(經濟新方位·決戰決勝脫貧攻堅)

——貴州省榕江縣貧困戶提升自我發展能力見聞

本報記者 程 煥
2020年11月29日03:57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核心閱讀

  隨著貴州省政府23日宣布,榕江縣等9個縣退出貧困縣序列,貴州全省貧困縣“清零”。

  曾經,深山溝壑阻礙著貴州與外界的聯通,封閉的環境也讓部分群眾失去走出困境的勇氣,全省88個縣市區中有66個是貧困縣。而今,脫貧攻堅戰持續深入推進,扶起的不僅有日益紅火的鄉村產業,還有更加昂揚的戰貧志氣。

  

  以前,一些老鄉不太願意摘貧困帽,擔心沒了幫扶。如今,相當一部分人主動甩掉窮帽。

  貴州省榕江縣的干部說,現在脫貧群眾中,約八成是主動申請摘帽,山野田間、扶貧車間常常熱火朝天,大家伙兒都鉚足了干勁。

  2014年至今,榕江累計實現160個貧困村出列、31585戶139008人脫貧,近日退出貧困縣序列。從“要我脫貧”到“我要脫貧”,跨出第一步並不容易。底氣從何而來?記者前往當地多個鄉鎮一探究竟。

  產業靠得住,不怕窮回去

  榕江縣境內山高林密、溝壑縱橫,依托山地立體氣候優勢,出產的西瓜、臍橙等曾美名遠播,榕江小香雞、塔石香羊還獲評國家地理標志保護產品。然而,全縣通過產業富起來的農民卻鳳毛麟角。

  明明有優勢產品,為何發展不起來?“運不出去,一筐筐挑著走村串寨,糟蹋的比賣掉的還多。”74歲的林立住在樂裡鎮本裡村,上世紀90年代初,他就開始發展經果林,耕耘20多年,最后卻成了建檔立卡貧困戶。談及失敗的主要原因,他與許多老鄉的想法一樣:交通不便。

  近些年,貴廣高鐵和多條高速公路通車,農村硬化路組組通,榕江交通短板漸漸補齊,可農村產業依舊起色不大。“組織化程度不高,缺乏產業鏈支撐。”縣農業農村局局長龍見輝介紹,縣裡意識到,制約貧困群眾增收致富的關鍵,在於產業“小散弱”格局沒打破。

  為改變這一困境,榕江先確定了草珊瑚、金鉤藤、茶葉等中長期產業,又規劃了果、蔬、菌等短平快項目,以“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模式,推進農產品品牌化、產業規模化發展。

  借著鎮裡發展黃金茶的東風,林立開辟了22畝茶園。2018年,茶園陸續投產,村裡也建起了加工廠。春天做綠茶、夏秋做紅茶,在合作社幫助下,茶葉賣到了天南海北。“現在一年能賺四五萬元,進入盛採期后收入更可觀。”去年,林立申請退出貧困戶,“產業靠得住,就不擔心再窮回去。主動脫貧是為爭口氣,也為鞭策自己不泄氣。”

  在榕江縣,嘗到發展甜頭的貧困戶有很多。隨著扶貧產業的帶動,資金、技術、加工、銷售等難題破解,貧困群眾在產業發展中獲利的能力越來越強,提振了脫貧底氣。

  信心扶起來,不怕沒出路

  榕江縣貧困發生率曾高達35.54%。要想告別長期以來的絕對貧困,若隻有幫扶干部一頭熱,效果勢必大打折扣。

  山區面積超過98%,九成人口曾長期窩在山裡討生活。環境封閉、觀念落后,加上受教育程度較低,一些人“適應”了貧困,沒有走出困境的勇氣。“底氣不足的往往是留守婦女、老人、病殘等弱勢群體,靠自身力量很難改變現狀,久而久之便安於現狀。”在榕江縣委書記馬磊看來,去除“等靠要”思想,一個有尊嚴的機會比簡單說教更管用。

  楊再蓉是塔石鄉黨細村貧困戶,年紀輕輕,有一手好苗繡技術卻無用武之地,家中七口人全靠丈夫打零工維系生計。兩年前,村裡成立刺繡合作社,讓她當負責人。楊再蓉不敢相信,機會就這麼來了。

  “被信任是莫大的動力,感覺挺起胸膛了。”雖然隻上過三年小學,但楊再蓉毫不含糊,帶著38名留守婦女把合作社經營得風生水起,繡品賣到許多大城市。去年底,家庭經濟狀況好轉,楊再蓉申請摘帽。“我是領頭人,要給老鄉們鼓個勁。隻要肯努力,憑自己的雙手就能脫貧。”

  結合刺繡、蠟染等技藝,榕江引導8800多名婦女發展指尖經濟,人均年增收達2.4萬元。此外,縣裡還以村民小組為單元,在全縣劃分1541個“網格”,2727名干部駐村包格,既進行思想引導,也解決各種現實難題,喚醒群眾的勞動熱情與脫貧意識。

  “一切得靠自己努力,大膽跨出了第一步,脫貧其實沒那麼難。”記者注意到,主動申請摘帽的貧困戶,自我發展意願普遍強烈,即使是弱勢群體,也希望能自力更生。

  堵住風險點,不怕再掉隊

  年初之時,榕江還剩23個貧困村未出列,還需完成11793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脫貧任務。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下,部分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受挫。夏天,縣裡又遭遇兩次暴雨洪澇災害,部分困難群眾家中房屋倒塌、農田被淹,給脫貧攻堅增加了不確定因素。

  未脫貧人口存量加上預防返貧增量,榕江面臨雙重壓力。“誰也不願意落后,可底子太薄,出點狀況就有可能‘退回原地’。”遭遇疾病、災害等意外時,貧困戶收入無法保持穩定,一些人對前景不免擔憂。

  吳方勤是寨蒿鎮壽洞村貧困戶,腿部年初動了手術,不便外出務工,斷了收入來源。一籌莫展之際,干部上門,幫他發展百香果種植和小香雞養殖,又將老宅改造成了精品民宿。“縣裡第一時間補救,洪水也沒有對我產生太大影響。”8月,百香果迎來採收期,民宿也接到訂單,順帶消化自家養的雞。峰回路轉,吳方勤申請摘帽,他說既然自己走出了困境,就應當把資源讓出來幫扶其他人。

  “可以自食其力,何必等著救濟?”年初,八開鎮擺遼村貧困戶吳邦竹一家,住進了縣城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小區。雖然外出務工受阻,但她在小區扶貧車間找到了崗位,丈夫不久也謀到工作,小兩口果斷申請退出貧困戶。今年以來,當地通過組織勞務輸出、產業基地吸納、公益性崗位兜底安置等辦法,確保有勞動力的貧困家庭和易地扶貧搬遷家庭實現“一戶一人”以上就業。

  目前,榕江所有貧困村已全部出列,整縣已通過省級脫貧退出評估,達到脫貧摘帽條件,正等待接受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抽查、國家脫貧攻堅普查、脫貧攻堅成效考核。

  談到即將迎來的脫貧攻堅“大考”,馬磊很清醒,貧困戶抵御風險的能力依然脆弱,持續鞏固提升脫貧成果須久久為功。對此,榕江縣對照脫貧攻堅挂牌督戰反饋情況,積極整改1362個問題,動態監測管理在檔監測戶邊緣戶的收入情況,避免脫貧不脫困、脫貧又返貧等問題。


  《 人民日報 》( 2020年11月29日 03 版)

(責編:岳弘彬)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