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里有个车谷砣村(决胜2020)

杨辉素

2020年08月01日08:5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图片为车谷砣村。
  马东明摄

  河北省石家庄市灵寿县车谷砣村,是太行山深处的一个小村庄。山峦叠嶂,小村庄被山怀抱,却也被山束缚。曾经,这里是贫困村。村民们只靠一两垄沟边薄田过日子。

  中等身材,皮肤黝黑,今年50岁的陈春芳就生长在车谷砣村。高考落榜后,陈春芳曾外出打工,干过建筑小工、电工、煤炭装卸工。后来有了一些积蓄,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还在灵寿县城买了房。

  人虽搬到了县城里,可陈春芳的心却还在车谷砣村。村里的人和事,他一直惦念着:毛妮婶有钱买药吗?志富伯家房子灌风漏雨,他怎么过呀?今年庄稼歉收,大家吃得饱吗……

  思来想去不如一番实干。终于,陈春芳下定决心:回村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

  听说他要回村,父母劝他:“芳儿,人都往外走,你怎么能回来呢?”妻子说他:“你不考虑自己,也得为家人想想。”陈春芳沉默不语,半天吐出一句话:“我是党员,党员得有觉悟。咱不能只为自己。我一定得回去!”

  就这样,陈春芳把妻子儿女留在县城,把公司交给朋友,一个人回到村里。

  2011年12月底,陈春芳高票当选车谷砣村党支部书记。脱贫攻坚的号角吹响后,他带领着车谷砣村老百姓开始了一场脱贫攻坚战!

  一

  一上任,陈春芳先着手解决村里的基础设施问题。

  山里的夜黢黑。没有路灯,村民们晚上出门,靠点燃一种叫麻秆的植物取亮。

  在村两委班子上任的当天下午,陈春芳和班子成员就垫资1.5万元,去县城买回了19盏LED路灯。第二天安装、架线。当天晚上,路灯就亮起来了!

  春节前,陈春芳又马不停蹄地去县民政局争取救济物资。县里挤出4000斤白面,他和村干部又集资购买4000多斤,村里204人,按人头发放。

  年一过,陈春芳开始筹划解决乡亲们吃水难的问题。车谷砣村的人畜用水,从环村而过的砣河取用。夏季,河里漂浮着残枝败叶,卫生不达标;冬季,只能用铁勺刮取冰末子融化后饮用。

  陈春芳上县水利局请来专家实地勘测,在山上发现了一个碗口大的泉眼,泉眼里渗出的水清冽甘甜,是真正的山泉水!他立即组织人往下深挖,泉眼四周用青石围砌,上面遮盖棚顶,形成一个大蓄水池。池内通一根大管子,管子深埋地下,延伸进各家各户。

  车谷砣村的家家户户都吃上了山泉水!那叮咚流淌的声音,仿若一曲开心的歌!

  二

  记不清有多少次了,陈春芳用脚步丈量着大砣山的沟沟峁峁,寻找让乡亲富裕的路子。

  车谷坨野生的猕猴桃、板栗、核桃、酸枣、柿子、山杏,长了一茬又一茬,落了一茬又一茬。不是没想过卖,交通阻塞,外面进不来,里面出不去。车谷砣山清水秀,有千年古茶树、百年老宅,却养在深山人未识。

  陈春芳邀请相关公司来车谷砣考察,他们都看中了这里,唯独看不上的,是路。

  路,严重束缚了车谷砣村的发展。

  怎么办?修路!

  在村两委班子会上,陈春芳说出了修路的想法。

  有人说,修路不是小事,那得需要多少钱?还是先去找上级部门吧,上面给钱,咱就修,不给,咱也修不了。

  陈春芳却说,不用找,咱们发挥愚公精神,自己干!

  自己干?不可能!就我们这穷地儿,拿什么来修?

  陈春芳没有退缩。他先与两委班子成员一起到阜平等地参观考察,又拉着党员和群众代表到平山县平岭村参观考察。特别是与当地村民面对面的交流,让大家感触颇深。是啊,真把路打通了,还愁日子过不好吗?

  可大家还有顾虑,万一修个半途而废,咋办?

  陈春芳向大家保证:“路修好了是村里的,修不好所有损失算我个人的!”

  又有人提出,万一将来发展好了,全成你们干部的,我们不是白费劲吗?

  对此,陈春芳坚定地说:“我们是‘共同参与,共同谋划,共同发展,共同致富’,将来,全村人人受益,决不落下一个人!”

  心里的疑惑都解开了,大家吃了定心丸。

  集资修路!

  村干部6人集资18万元。陈春芳又用灵寿县城的房子做抵押,贷款30万元。

  请不起工人,自己干。凡是留在村里有劳动力的,都出工。一天30元工资,村干部一分钱不拿。

  没有设备,租了一辆钩机、一部铲车。

  6个村干部,十七八个村民,一辆钩机,一部铲车,这就是修路的全部人员和工具!

  手搬肩扛,放炮劈山,全靠人力。渴了喝一口自带的水,饿了啃一口自带的干粮,实在累得不行了,就在地上躺下睡一会儿,然后再起来接着干……

  陈春芳累得病倒了。在医院输液,他却举着输液瓶跑了。跑到工地上,把输液瓶往树上一挂,一边输液一边指挥。老母亲心疼地流下眼泪:“芳儿,你说你傻不傻啊!”

  可陈春芳却要坚定地干下去。

  有个叫狐仙洞的地方,高40多米,岩层厚15米,只有打眼爆破才能削除崖头。为了不影响白天施工,陈春芳带领村两委干部在晚上排险。

  他们从山顶的大树上拴一根绳子,一人吊在绳子下,用杠子和钢钎去撬石块。为了不晃荡,还得在腰间再拴一根绳子,另一个人在旁边使劲拽着。

  陈春芳果断地说:“我上去,你们配合!”他腰系绳索,身体吊着撬石。此刻,如果配合稍有不慎,绳子被哪块石角割断,陈春芳就会当场摔下去!

  经过两年半的奋战,一条全长9.75公里、宽8米的路基,终于从车谷砣村蜿蜒到山外,连接了201省道。

  陈春芳带领车谷砣村人修路的事儿,上级部门很快也知道了。县扶贫办、农工委等部门都给予资金支持,县交通局还把这条路定为县道,按三级公路标准投资建设。

  三

  路修好了,陈春芳带领村党支部开始全心全意打造车谷坨村的旅游事业。

  一天,他走到一个叫“手把崖”的地方。远眺,两山对峙,一道流水哗哗而下。他想到了“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诗句,一个想法立刻在脑海中闪现,何不建个“高峡平湖”?

  他请来水利专家,确定这个想法切实可行,并在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办好了各种手续。但修建大坝的难度不亚于劈山筑路。陈春芳再次做出决定:我们还做愚公,自己干!

  材料运不上去,就由人力背,一袋袋水泥、沙子全靠村里十几个人背上去。买不起设备,就买别人淘汰的机器,修修再用。只是,这么重的设备怎么弄上山呢?他们想了个办法——先把设备拆了,村民用杠子抬上山,然后重新组装起来。

  一年多之后,宽14米、高20米的主坝和宽5米、高7米的副坝完工,一座可容15000立方米的“高峡平湖”伫立在两山之间。波光粼粼的湖水,不仅成了美丽的景观,村民们还在湖中人工养殖虹鳟等,开创了致富新路。

  村里山上零散生长着野生果树,但产量低、收益小。陈春芳决定扩大果树种植面积,改传统种植为经济种植。由村里购来果苗,统一分发给每家每户。第一年每人种10棵猕猴桃树、50棵核桃树、100棵板栗树。第二年又在山上撒下400斤杏核。后来又种下6000棵洋槐树。种植规模不断扩大。还请来县林业局的技术人员给村民讲解果木栽培知识,帮着修剪、嫁接。一棵棵树苗蓬勃地生长起来了。如今,各种果树都已挂果。

  太行深处的车谷砣村,很快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全体村民成功脱贫!

  四

  车谷砣村一天天在变——

  村口的千年古茶树被评为河北省十佳最美古树,修旧如旧的古茶祠玲珑端庄;村中的清代老宅细诉着岁月的变迁;村后山上的古城垣、点将台见证着村庄古老的历史;村里既有淳朴的农家乐,也有设施齐全的宾馆、停车场……

  这样的车谷砣村,能不吸引人吗?

  人们主动来车谷砣村寻求合作。村里及时引进企业模式,成立灵寿县大砣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与正定县塔元庄建立合作关系。经过专业规划,将景区定位为康养旅游度假区。

  走上富裕之路的车谷砣村,还要带领周边村子脱贫致富。相邻的黄土梁、南枪杆、团泊口依然是贫困村,南寺村等整个沟里的村民也还生活在贫困中。

  陈春芳联系上这四个村,成立沟域旅游开发和产业脱贫联合党总支,他担任沟域联合党总支书记。他们要打造车谷砣全沟域生态旅游度假区,通过合作经营模式,让全体村民入股,带动各村庄共同发展,小康路上不落下一个人。

  这世世代代穷乡僻壤的地方,正在焕发出新的光彩……

  陈春芳的无私付出赢得了乡亲们的尊重和信任。2015年、2018年村党支部换届,他全票连任村党支部书记!

  作为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村党支部书记,陈春芳一如既往地为车谷砣村的美好明天奋战着。太行深处,一个个小村庄一天天美丽富饶起来……

  制图:张芳曼


  《 人民日报 》( 2020年08月01日 08 版)
(责编:庄红韬、罗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