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岁马志力的初心: 干最累的活 做最美的事

2019年06月11日08:27  来源:宁夏日报
 
原标题:干最累的活 做最美的事

马志力在村里查看路灯使用情况。

“跟着我干活的村民中有的已自立门户开公司,有的当了小老板,我特别开心。”6月2日,固原市原州区中河乡中河村72岁的村民马志力说,带着村民干活几十年,现在还有30多个人跟着他,他必须亲眼看着这些人退休并领到退休工资才能安心。

带领乡亲外出打工挣钱,自掏腰包改善村子公共设施,慰问村里老弱病残,资助困难家庭,用自己的力量让乡亲们的生活好起来,这是古稀之年的马志力的初心,也是支撑他永不停歇奋斗的精神动力。

甘做城市的“缝补匠”

“小马,你把脚底下的水泥抹平,干活用心点。”5月28日,在固原市贺家湾水厂供水管道施工现场,马志力戴着安全帽,指挥工人抢修管道。离开贺家湾,马志力马不停蹄赶往原州区寨科乡自来水入户施工现场。之前实施的东部引水工程,由于主管道水压原因,部分农户至今没有通自来水。这次施工就是解决这个问题。

马志力有个朴素的致富经——“只有勤劳苦干,才能有好日子。”

1983年,海子峡混凝土自来水管老化更换铸铁管。马志力领着20多人肩扛人抬,硬是把直径35厘米、长6米的铸铁管道抬到现场,然后一截一截焊接在一起。“那时缺衣少食,大多数工友一年四季穿一件棉袄,干热了脱了棉袄,光着膀子干活。”他记得抬铸铁管道时,很多工友的肩膀上磨出血泡、擦破皮。

管道试水,自来水哗哗从管道涌出,止水阀突然出了故障,大水将管道两边的土渠冲垮。情急之下,马志力顾不得刺骨冷水,光着身子堵在水管口,叫人跑着去通知关闭总阀门。

海子峡供水管道16公里,彭堡水源地供水管道24公里,贺家湾水库供水管道30多公里……马志力对固原市自来水主管道如数家珍。“固原城80%以上的自来水管都是我带人安装的。”马志力自豪地说。

1987年深秋,固原下暴雨,导致西门水厂净化池直径35厘米的铸铁管被淤泥堵塞,居民家自来水停供。时间紧,任务重,为施工方便,马志力脱掉外衣,只剩一条短裤,在腰间系了一根绳子后,由工友在管道外拽着绳头,他钻进水管内清淤。“当时天气特别冷,只顾着干活,也没感觉到冷。清淤完准备钻出时,感觉呼吸困难、头晕脑涨。”马志力回忆说。他急忙拉扯腰上的绳子,外面的工友接到信号后,将已经昏过去的马志力拉了出来。等他醒来时,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全身多处擦伤。

“我的胳膊就在清淤过程中患上风寒,几十年来见风便疼。”马志力卷起衣袖,指着右胳膊说。

1991年,马志力离开自来水公司,成立工程队,领着中河村30多人承接城市各种管道维修活计。城市防洪抢险、清理管道淤泥、处理路面塌方、维修爆裂水暖管,哪里有脏活累活,哪里就有马志力带着村民干活的身影。

2007年,马志力带领工友建设固原西门水厂5000吨水池,为防止水池渗漏,池底和池壁必须用混凝土一次性浇筑。在没有大型搅拌站的情况下,马志力把混泥土搅拌机安在池边,用木架车一车一车将混凝土浇灌在池壁模板中,连续一天一夜没有休息。

马志力自喻为城市的“清道夫”,人们却称他是城市的“缝补匠”。

2018年冬季,固原市区一级供暖管道破裂,造成全城停暖。马志力接到抢修任务后,立即到现场抢修。虽然供暖管道阀门已关闭,但管道内的热水依然不停流出,马志力带着工人一边抽水一边查找管道破损处。工人在泥潭中,全身被水浸湿,脸上沾满了泥。在严寒中,马志力和工友们坚持20个小时昼夜不停抢修,最终修好管道。

既是工友又是亲人

“马文科、王爱武、张九平、拜明章,这些人跟着我已经干了几十年,从小伙子变成了中年人。”马志力说起跟着他一起干活的“老伙计”,眼泪浸湿了眼眶。在马志力心中,这些昔日玩伴,既是工友又是亲人。

“我16岁跟着老马干活,整整干了24年,我今年40岁了。”在施工现场,拜明章边用铁锹铲混凝土边介绍,自他跟着马志力干活以来,收入有了保障,一年挣五、六万不成问题。

让拜明章感动的是,去年他家建房购买材料缺钱,马志力得知后,二话不说就拿出2万元给他。“当时老马说你先拿去用,就当预先支付的工资。”拜明章说。

没有干活,先支付工资,这样的事在马志力身上经常发生。“去年预支付工人工资100多万元,今年5个月已预先支付工人工资50多万元。”马志力拿出账本说,宁可亏待自己,也不能亏待工人。跟着马志力干活的人,只要谁家中有红白喜事急用钱时,他总会毫不犹豫预先垫付。“带着人赚钱致富,就是积德行善。”马志力这样叮嘱子女。

中河村建档立卡户何志云,患有先天性语言障碍疾病,家中三个孩子都在上学,一家人一年各种开销要两三万元,仅靠种地难以维持生计。1999年,何志云找到马志力,表示想跟着他干活,马志力安排何志云到轻松岗位,让他干力所能及的轻工。“一年挣4万多元。”何志云用手比划着说,三个孩子上学不用发愁,而且一年还有结余。

奋斗了大半辈子,马志力最放心不下的是那些跟着他干了几十年活的村民。随着年龄增加,子女们都劝他休息,但他总是说:“我不干了,跟我干活的上百号村民怎么办?谁来发工资?”“我要对跟着我干了几十年活的村民负责到底,直至他们拿到退休金。”马志力态度坚决。

散尽千金行善乡里

马志力共有兄弟姐妹9人,早年由于家中人口多,吃了上顿没下顿,父母辛苦劳作还不够一家人温饱。一次,村支书得知其家里的情况后,主动捎来半袋粮食,一家人省着吃了两个月。从那以后,马志力下定决心:等自己有能力赚到钱后,一定报恩。

“如果没有马叔叔资助我看病,我现在还躺在床上。”中河村村民蔡成忠说。2015年,蔡成忠患上胃病,先后花费十多万元,病情没有好转不说,还背上沉重的债务,令蔡成忠失去生活的信心。

马志力在村口看到蹒跚而行的蔡成忠,询问得知其患病没有钱治疗后,立即赶回家拿来4万元给蔡成忠。在马志力的帮助下,蔡成忠返回医院治疗,病情得到控制。

每年夏季,马志力都会拿出一部分资金,给中河村90多名老年人购买防暑冰糖、茶叶,连续5年从没断过。

1991年,自马志力带着村民干活那天起,给工人免费管饭从未中断。现在,马志力的工程队平均每两天宰一头牛,用来改善工人生活。仅给工人免费管饭一项,一年支出70万元。工人们都说,跟着马志力干活,有钱赚,有饭吃,遇到困难还有帮助,活虽苦,但大家心里甜。

中河村没有路灯,晚上黑灯瞎火,村民走夜路不安全,马志力得知后,决定出资安装路灯。每盏路灯4000多元,从订货到安装,所有69万元费用全由马志力个人承担。马志力说,他原本计划安装太阳能路灯,后来考虑到村道两边树木遮挡阳光,照明不稳定,便改用与城市相同款式的路灯。路灯点亮后,每年近万元的电费也由马志力支付。

“我爷爷给自己舍不得花钱,一斤桂圆10元,爷爷都说贵,舍不得买多;一身衣服不足300元,穿了好几年舍不得换新衣。但对村民却非常大方,成千上万捐赠也不心疼。”马志力的孙子马小龙“抱怨”马志力对自己太苛刻。

“看着大家好过,我就开心,我个人要那么多钱干啥!”马志力笑呵呵地说。脸膛黝黑,穿粗布上衣和一双沾满了泥土的手工布鞋,一条褪色的裤子,这就是马志力。(记者 王玉平 剡文鑫 文/图)

(责编:王瑶、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