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不对劲儿——扶贫笔记3

杨一枫

2019年05月30日10:22  来源:人民网-扶贫频道
 

2018年底,省检结束,正在干劲十足的当口儿,一天夜里,突然右侧腰腹部剧痛。赶到协和医院,又耽误了6个小时,疼痛难忍,被救护车拉到北京普仁医院接受抢救(协和医院介绍转院,普仁医院在这一科医疗水平比较突出)。之后动了两次手术和一次小手术,三个月里一共经历了三次全身麻醉。

有一次全身麻醉前,我正在对接报社外联的阿里巴巴集团的扶贫项目。阿里巴巴的扶贫项目在当时共有五大类。其中“女性脱贫项目”是针对贫困地区女性普遍存在的难增收、无保障、轻抚育的特点,通过“产业扶持、保险保障、培育教育”等举措帮助贫困地区女性脱贫和发展。

阿里巴巴“女性脱贫项目“落地有一项前提条件,就是建档立卡贫困女性要超过2万人。”叮咚“,来了一条微信,我赶紧从病号服口袋里掏出手机,:”杨县长,相关部门提供的贫困女性是8000人,通不过项目审核啊,很遗憾,看来这女性脱贫在滦平落不了地了。”我赶紧回微信让他们先等等。

“手机收起来啦,要注射了。”

护士的要求,我得服从。她边给我手腕缚上固定带,边对我说:“你是挂职干部呀,我河北老家有个亲戚和邻居发生纠纷,现在满脑门儿官司……对了,你在河北哪儿挂职?哎,我和你说话呢”“啊”我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一直在琢磨8000这个数字,而没听见她说什么。

手术室,雪亮的灯在上方围着我,我仰面向上,左上是输液架,右下能瞥见医生、护士忙碌的身影。我总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儿,8000人?8000?怎么才8000?全身麻醉不像睡觉,而像突然掉进一个无意识的空间,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空间。在掉进去之前,我就是觉得哪儿有点儿不对劲儿。

眼前突然亮了起来,我睁开了双眼,先是输液架,然后是忙碌的身影,接着是走廊,我被推出了手术室。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越来越清醒,头脑也渐渐地灵活了起来:滦平建档立卡贫困户共17979户、55590人,其中怎么会只有8000贫困女性,五分之一都不到,从常识上也说不通啊!

完全清醒后,马上拿起电话打给相关部门,请他们重新核查,重新申报。到滦平挂职加入到扶贫队伍后,不断加强学习,在培训中学、在实践中学、在别人身上学,周围同事真抓实干的精神感染了我,对于关系到贫困切身利益的问题立志要反复琢磨,反复推敲,真抓实干。学习不只是上上课、开开会,还要知行合一,以行促知。

经过核查,相关部门重新申报了数据,滦平贫困女性2万多人,完全符合该项目的落地条件。原来,相关部门对申报要求的理解发生了一点儿小偏差,认为18岁以上50岁以下具有完全劳动能力才符合条件,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报了8000人。有时候,工作中的偏差,并不一定都源自疏忽。所以我们更应该多问几个为什么,多一些不对劲儿的感觉。

“抓工作,要有雄心壮志,更要有科学态度。”合上《习近平扶贫论述摘编》,闭上眼睛,这句话还在我眼前显现。

一灯如豆,窗外淋淋沥沥下着春雨。没有掌声,也没有鲜花,我心里却充满着自豪和喜悦,因为有20000多人将得到这个项目的扶持,虽然这只是扶贫洪流中的一滴水珠。而这自豪和喜悦,正源自最初那不对劲儿的感觉。

(作者简介:杨一枫,人民日报主任编辑,海外版总编室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在河北省滦平县挂职任县委常委、副县长。)

(责编:王瑶、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