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来的闪电和转身——扶贫笔记(2)

 杨一枫

2019年05月27日09:52  来源:人民网-扶贫频道
 

回到宿舍,窗外还是阳光灿烂。这时,天边突然出现一条黑影,就在远处山顶。那黑影迅速向这边移动,我去倒了杯水,再回到窗前,那墨色的云竟然已扑到了窗前,转眼所有的阳光不见了,乌云低沉,仿佛与宿舍楼的房顶平平相接,而墨色深处,隐隐开始“愤怒”着雷声,吹动过哪吒混天绫的风吹动着窗帘。

不多时,雷声大作,硬币大小的雨点砸了下来。与此同时,第一个闪电出现了!就在山与乌云相交处出现,闪动着恐怖的白色,竟然就那样面对面地向我走来。我吃惊不小:这是第一次看见闪电就这样以平视角度向我走过来!以前闪电都是在头顶,在雷声的起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绝不会相信会有这样壮诡的景象会“活生生”的出现。

闪电就那样走进了窗子,我后退了几步,它就在雷声响起的时候在窗前的衣架旁倏忽间消失了。我静静坐在屋子角落,让这近似《冰与火之歌》巨龙喷火壮阔的场景和《球状闪电》量子空间诡谲的想象,尽情洗礼着自己。是啊,有些事情,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真正体会。

这是我刚刚来滦平扶贫时见到的第一场暴风雨,转眼之间,8个月过去了,离8月底的雨季还有三个月,而这8个月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在这扶贫的过程中,我又体会到了什么?当我握紧瘫在床上病人的手看到他床头陪他度日的杂志的时候,当我被农民新房的窗明几净陶冶得心旷神怡的时候,当我在手术台上麻药劲儿上来之前权衡报来数据的时候,当我站在玉米地用手踏踏实实触摸土地的时候,我都在考虑一个问题,现在的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这些变化到底让我体认到了什么?

一天晚上,我们陪着来滦平采访的记者在平坊乡采访,星光下四周玉米叶在沙沙作响,仿佛交头接耳说着什么。一位滦平的工作人员眨着大眼睛问我:“杨县,来这儿挂职和以前有啥不一样吗?”这一问把我问住了,不是我没有答案,而是千头万绪答案太多,我考虑了一会儿,说道:“要说不一样只不过转了个身!而就这一转身,却天差地别。”

以前,我是采访者,现在是被采访者,或者说是被采访团体里的一员。假如设定采访就是面对面站在这里,从采访的角度到被采访的角度,只不过转了个身,可是工作的性质和自我的感知完全不同。而我一个人有了两种视角,思维也逐渐建立起立体的模式,所以未来无论在哪里工作,我相信都会有不一样的思路和视野。

在来滦平扶贫前,谈到我为什么要报名去挂职,我提到了王守仁的“知行合一”:“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要想知,就要行,要想为人民服务,就要走到田间地头去,要想解决两不愁三保障,就要走进贫困户的家里,尝尝手压井压出的水,就要去危房改造工地看看刚刚垒起的砖……,就像那个雨天,只有看到了那走过来的闪电,你才能体会到大自然的瑰丽和震撼。

(作者简介:杨一枫,人民日报海外版主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在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挂职副县长)

(责编:王瑶、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