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世界最大的热带亚热带植物保种中心

小乡村里“藏”着植物之最

本报记者  江  琳

2017年07月13日08: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两米多高的兰花,乒乓球般大小的食用凤梨祖先……台湾屏东一个名叫高树乡的小乡村,坐落着世界上最大的热带、亚热带植物保种中心,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

  保种中心由台泥集团前董事长辜成允发起,在台湾海基会首任董事长辜振甫的夫人辜严倬云的支持下,于2007年1月创立,中心以活体保存的方式,培育着多样性最为丰富的热带、亚热带植物。

  “白手起家”近10年来,中心已建立17座温室,培育从世界各地抢救的各类植物3.1万种、9万多株。

  秋海棠科、兰科、凤梨科等藏品数量位居世界第一

  在秋海棠温室内,一株叶片凹凸起伏,犹如喀斯特地貌的植物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叶面凸起的地方像山峰,凹陷的地方像溪流,它叫山峰秋海棠。”中心资深收藏经理陈俊铭轻轻托起叶片,“我们对于秋海棠实在还有许多未解之谜,亟待大家投入。”

  放眼望去,偌大的温室内,争奇斗艳的秋海棠数不胜数,据了解,仅秋海棠科,中心就保存着1265种,数量为世界之最。

  “我们几乎每天都能从世界各地抢救回不一样的植物,其中,秋海棠科、兰科、凤梨科、蕨类植物等藏品的数量目前位居世界第一。”中心执行长、台湾清华大学生命科学系教授李家维介绍,这里有数以万计濒临灭绝的热带、亚热带植物,甚至有的是全球绝无仅有的一棵,弥足珍贵。

  谈及保种中心设立的初衷,台泥集团现任董事长张安平表示,“当前,一些地方过度开发、环境污染,许多动植物栖地锐减,物种不断消失。我们希望把植物的原种保留下来,维护生态多样性,更希望通过研究和努力,最终让一些濒临灭绝的植物能重回野地。”

  据了解,在中心的努力下,一些濒临灭绝的植物已有转机。此前,在野外大约只剩不到50株的武威山茶,中心已孕育成功479株苗木;广西特有,野外族群已经灭绝的碎米荠叶报春苣苔则已经繁殖出40株,安然保存于保种中心。

  每一株植物都有专属养护方案

  穿梭于中心不同的温室,能瞬间感受到温湿度的急剧变化,仿佛一会处于湿热的热带雨林,一会又来到阴冷的水底世界,“我们根据不同植物的习性建构适合它们的微栖地,让它们能健康成长。”陈俊铭说。

  值得注意的是,中心内所有植物上都标有独一无二的条形码,“这是植物数字化的身份证,可方便管理人员随时查询植物名、原产地及何时进入台湾等资料,方便后续研究。”陈俊铭介绍,这里的每一株植物,无论种属,弗论价值,都得到专属的精心呵护。

  为了更好地研究、抚育植物,工作人员可谓费尽心思。天刚亮,就有负责不同门类植物的专人对植物进行养护,“每一株植物都是人工浇水,一间温室浇水工作就得持续3小时。”负责姜科、野牡丹科等植物的管理者陈威谚一边介绍,一边小心查看着植物。

  难以想象,这里9万多株植物的护理工作,竟仅由26人完成,“他们叫我‘八只手的小蜜蜂’。”毕业于台湾大学森林系的陈俊铭是这里的资深“元老”,“中心成立以来,我就一直在这里工作,虽然累,但很热爱这份事业。”

  “这里的工作人员平均年龄只有30多岁,他们愿意栖身穷乡僻壤,若非认同中心理念、对植物有浓厚的感情与兴趣,恐怕难耐寂寞。”张安平说。

  期盼与大陆开展更多合作

  许多植物得来不易,有些更是硕果仅存,保种工作更得小心谨慎,“备份是刻不容缓的事。”李家维透露,今年中心将进行深层冷冻计划,将植物根茎叶等组织放入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态氮中储存,“这种保存方式不会破坏植物的DNA、RNA与基因表现。”

  漫步在保种中心植物丛林里,一不小心,还能撞见悠然自得爬行的乌龟。据了解,不仅关心植物,从2013年开始,保种中心的工作也开始涉及乌龟等动物的保种工作,陈俊铭介绍,“这些动物不像大熊猫,往往很少得到关注,但事实上,全球330种乌龟,有一半濒临灭绝,堪称是地球上爬虫类中最需要保护的物种。”

  此外,为了更好地保护物种多样性,近年来,中心还加强与大陆植物园的合作。2014年起,中心与深圳仙湖植物园开展全面合作,在植物资源交换、联合引种、保种设施建设、人员交流等议题达成多项合作协定。“今年,我们希望能和上海辰山植物园签署类似协议,保护更多中国南方的珍贵植物。”张安平说,“保种行动应该大规模启动,中心只做了很小的一部分。大陆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希望双方能加强合作,其意义必将更为深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7月13日 20 版)

(责编:蒋琪、李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