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旌德农村股改:“青年农场主”成集体经济带头人

王磊

2017年03月21日08:3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安徽旌德农村股改:“青年农场主”成集体经济带头人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33岁的刘小俊在安徽省旌德县三峰村的一处果园里向记者感慨。

  眼前这个“农家娃”毕业于安徽财经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曾经供职于北京某咨询公司,为汽车品牌制订销售战略分析。

  然而6年前,雄心勃勃的刘小俊决定回乡创业,经营家庭农场,带领村民共同致富。不过,面对他提出的“宏伟愿景”和“新名词”,村民们的第一反应是:“这孩子靠谱吗,我们能跟在他后面干吗?”就连母亲都投了反对票。

  当一个“陌生”的年轻人重回养育他的土地时,刘小俊没有等到扑面而来的“热情拥抱 ”。尽管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下,刘小俊的油桃打开销路,但是由于资金所限,种植规模小,产值不够理想,扣除投入成本,盈利不足,家庭农场的发展遇到了瓶颈。

  2016年春天,当乡镇干部找上门来问道“有没有考虑村集体经济入股”时,农家出身的刘小俊几乎不敢相信:“村集体哪儿来的钱?还能入股我的企业?”

  从2015年起,一场农村集体经济改革在地处皖南山区的旌德县拉开了序幕。一时间,全县68个村(居)全部成立了集体经济公司,实现了“农民变股东”。作为“母公司”的村集体经济公司,以扶持资金和上级投入的财政资金入股,与刘小俊这样的创业青年共同成立“子公司”,实现“资金变股金”。由此,为返乡创业青年破解了资金难题,同时让他们与村集体、村民结成“利益共同体”, 一改过去“单打独斗”的局面。

  创业青年回农村找到“靠山”

  安徽是农村改革的发源地,作为新一轮集体经济改革的“排头兵”,旌德县率先发力,一年多在扎实开展清产核资、成员界定和折股量化的基础上,通过“股份+合作”的形式,赋予集体经济组织合法的市场经济主体地位。

  在公司制基础上,旌德县探索出“母公司+子公司”的运营模式。集体经济公司是母公司,出资参股子公司,所得收益用于保障村集体支出和村民增收。此外,县级设立1000万元的扶持村集体经济发展基金,为集体经济项目提供启动资金,把集体经济作为扶持“双创”的重要平台,为发展县域经济和巩固基层政权作人才储备。

  2016年7月,刘小俊所在的兴隆镇三峰村向县里申报30万元扶持基金;经评估,他的公司以100万元入股,双方注册成立新的“子公司”。依据协议,确保每年保底收益3万元,村民作为股东还能参与分红。有了这笔资金的注入,刘小俊迅速从村民手中又流转了50亩土地,扩大了家庭农场的规模。

  兴隆镇还帮刘小俊策划、组织了一年一度的“油桃采摘节”,每天2000多人次的客流量让刘小俊的果园“下自成蹊”。为了缓解交通压力,镇里又出资拓宽入村道路,还修建一个停车场。

  “村民对我们的信任度、支持度都提高了。”刘小俊感慨,村集体愿意入股,就等于看准了这个项目的前景,村民的观念自然也跟着转变。

  这种“转变”表现在村民对于土地的“宽容”上,这让刘小俊既兴奋,又压力山大。从事农业自然要与土地打交道,可是三峰村的的土地性质相当复杂,有集体的、村民小组的、村民的,刘小俊因为土地的事情没少劳神。“那时候只能托人凭感情来做工作,现在不一样了,果园等于是集体的,大家都能顾全大局。不久前,我还在集体闲置的土地建了一个竹亭。”

  正是村民与刘小俊之间的相互信任,让他大胆地将土地流转的期限锁定在“50年”上。

  今年春天,刘小俊又接到一个利好消息,眼前的果园即将与山下的大型度假村“捆绑发展”了。

  除了直接投资入股之外,集体经济通过“发包租赁”的形式,盘活村集体资源,实现“资源变资产”,是旌德股改的又一重要路径。为此,三峰村将一座小型水库以及新建的农村客栈承包给江苏的一家企业运营度假村项目,以获得固定收益。

  “背靠大树好乘凉,到时我们的几百亩桃花将成为度假村的重要景观,双方的客流可以互相拉动。整个山峰村的旅游项目将成为一体,真正实现全域旅游大发展。”刘小俊展望道。

  返乡青年成为新型农业与全域旅游的带头人

  本轮旌德股改明确规定,集体经济母公司不经营,只负责监督子公司的运营、分红与收益分配,从而避免了走“吃大锅饭”的老路,发挥市场经济的效率优势。通过这种方式有效解决了村“两委”经营人才不足的问题,让一批创业青年脱颖而出,成为发展新型农业与全域旅游的“带头人”。

  春节之前,让31岁的陈曌最为激动的是,他亲手把每亩520元保底分红发放到三溪镇双河村的社员手中。“今年年底,最后进行核算,如果经营的好,老百姓还能享受到再次分红。”

  作为一名“创二代”,陈曌曾经在沿海城市做过施工员,开过土特产商店。因为“特殊的土地情结”,他回乡创业,2016年4月成立了旌德县旌玉屏粮食专业合作社土地股份合作社三溪分社,目前入股土地面积518亩,社员92户,每户平均增收2600元。

  “我们要让水稻种植回归传统,不用杀虫剂,全部使用杀虫灯,产品绿色安全。”据他介绍,目前合作社建立了宣城市首个大田种植物联网监控、产品质量追溯系统。为了扩大销量,陈曌还建立旌德首个县域农村电子商务平台91农购网上商城,着力打造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和旅游电商化三位一体格局。

  “刚刚从北京的稻香小镇考察回来,我们打算打造一个‘蛙声小村’,发展生态旅游,把老百姓闲置的房子变成民宿。”他说。

  “股改”为基层组织注入新鲜血液

  旌德股改之后,村集体有了四块牌子——村党组织、村委会、村务监督委员会和集体经济公司。村里的稳定收益不仅使各项工作有了经费保障,也使得道路、卫生、水电等公益事业经费有了进项,为维护基层政权的稳定提供坚实保障。集体经济的壮大,一方激活了村级组织建设,提升了凝聚力、号召力,另一方面,因其工作职能的拓展,也对基层人才储备、干部队伍建设提出更高要求。

  “返乡青年学历高,有着发达地区的工作经验,他们通过带领村民创业磨练了自身的政治素质与协调能力,赢得村民的认同,树立了自己的威信,有望成为基层组织的新鲜血液,从而破解村‘两委’干部老化的难题。”一位旌德县委领导向记者分析说,“所以说,股改即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事关基层组织建设的大局。”

  如今,作为创业青年,刘小俊的关注视野不仅仅局限在自己的果园里。2016年,这个回村只有6年的年轻人高票当选县人大代表,履职一年来,他参与提交了两份议案,一份是关于集体经济与社会资本融合的议案,一份关于村际道路建设。“村里的垃圾如何分类,如何进一步加强精神文明建设……”这些与创业无关的问题也成为他日常关注的焦点。

  “我们回来,带领村民致富是一个使命,如何建设好美丽乡村则是更高的追求。”作为村“两委”的培养对象,刘小俊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实现农民增收,搞好集体的事业,这样才能让村民心里有底。”

  “农村的发展离不开年轻人,既然留下来了,就不会再走了。”刘小俊笑着告诉记者,“现在爱人也调过来了,这足以证明我们扎根农村的决心了!”

(责编:蒋琪、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