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裡有個車谷砣村(決勝2020)

楊輝素

2020年08月01日08:5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片為車谷砣村。
  馬東明攝

  河北省石家庄市靈壽縣車谷砣村,是太行山深處的一個小村庄。山巒疊嶂,小村庄被山懷抱,卻也被山束縛。曾經,這裡是貧困村。村民們隻靠一兩壟溝邊薄田過日子。

  中等身材,皮膚黝黑,今年50歲的陳春芳就生長在車谷砣村。高考落榜后,陳春芳曾外出打工,干過建筑小工、電工、煤炭裝卸工。后來有了一些積蓄,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還在靈壽縣城買了房。

  人雖搬到了縣城裡,可陳春芳的心卻還在車谷砣村。村裡的人和事,他一直惦念著:毛妮嬸有錢買藥嗎?志富伯家房子灌風漏雨,他怎麼過呀?今年庄稼歉收,大家吃得飽嗎……

  思來想去不如一番實干。終於,陳春芳下定決心:回村帶領鄉親們脫貧致富!

  聽說他要回村,父母勸他:“芳兒,人都往外走,你怎麼能回來呢?”妻子說他:“你不考慮自己,也得為家人想想。”陳春芳沉默不語,半天吐出一句話:“我是黨員,黨員得有覺悟。咱不能隻為自己。我一定得回去!”

  就這樣,陳春芳把妻子兒女留在縣城,把公司交給朋友,一個人回到村裡。

  2011年12月底,陳春芳高票當選車谷砣村黨支部書記。脫貧攻堅的號角吹響后,他帶領著車谷砣村老百姓開始了一場脫貧攻堅戰!

  一

  一上任,陳春芳先著手解決村裡的基礎設施問題。

  山裡的夜黢黑。沒有路燈,村民們晚上出門,靠點燃一種叫麻稈的植物取亮。

  在村兩委班子上任的當天下午,陳春芳和班子成員就墊資1.5萬元,去縣城買回了19盞LED路燈。第二天安裝、架線。當天晚上,路燈就亮起來了!

  春節前,陳春芳又馬不停蹄地去縣民政局爭取救濟物資。縣裡擠出4000斤白面,他和村干部又集資購買4000多斤,村裡204人,按人頭發放。

  年一過,陳春芳開始籌劃解決鄉親們吃水難的問題。車谷砣村的人畜用水,從環村而過的砣河取用。夏季,河裡漂浮著殘枝敗葉,衛生不達標﹔冬季,隻能用鐵勺刮取冰末子融化后飲用。

  陳春芳上縣水利局請來專家實地勘測,在山上發現了一個碗口大的泉眼,泉眼裡滲出的水清冽甘甜,是真正的山泉水!他立即組織人往下深挖,泉眼四周用青石圍砌,上面遮蓋棚頂,形成一個大蓄水池。池內通一根大管子,管子深埋地下,延伸進各家各戶。

  車谷砣村的家家戶戶都吃上了山泉水!那叮咚流淌的聲音,仿若一曲開心的歌!

  二

  記不清有多少次了,陳春芳用腳步丈量著大砣山的溝溝峁峁,尋找讓鄉親富裕的路子。

  車谷坨野生的獼猴桃、板栗、核桃、酸棗、柿子、山杏,長了一茬又一茬,落了一茬又一茬。不是沒想過賣,交通阻塞,外面進不來,裡面出不去。車谷砣山清水秀,有千年古茶樹、百年老宅,卻養在深山人未識。

  陳春芳邀請相關公司來車谷砣考察,他們都看中了這裡,唯獨看不上的,是路。

  路,嚴重束縛了車谷砣村的發展。

  怎麼辦?修路!

  在村兩委班子會上,陳春芳說出了修路的想法。

  有人說,修路不是小事,那得需要多少錢?還是先去找上級部門吧,上面給錢,咱就修,不給,咱也修不了。

  陳春芳卻說,不用找,咱們發揮愚公精神,自己干!

  自己干?不可能!就我們這窮地兒,拿什麼來修?

  陳春芳沒有退縮。他先與兩委班子成員一起到阜平等地參觀考察,又拉著黨員和群眾代表到平山縣平嶺村參觀考察。特別是與當地村民面對面的交流,讓大家感觸頗深。是啊,真把路打通了,還愁日子過不好嗎?

  可大家還有顧慮,萬一修個半途而廢,咋辦?

  陳春芳向大家保証:“路修好了是村裡的,修不好所有損失算我個人的!”

  又有人提出,萬一將來發展好了,全成你們干部的,我們不是白費勁嗎?

  對此,陳春芳堅定地說:“我們是‘共同參與,共同謀劃,共同發展,共同致富’,將來,全村人人受益,決不落下一個人!”

  心裡的疑惑都解開了,大家吃了定心丸。

  集資修路!

  村干部6人集資18萬元。陳春芳又用靈壽縣城的房子做抵押,貸款30萬元。

  請不起工人,自己干。凡是留在村裡有勞動力的,都出工。一天30元工資,村干部一分錢不拿。

  沒有設備,租了一輛鉤機、一部鏟車。

  6個村干部,十七八個村民,一輛鉤機,一部鏟車,這就是修路的全部人員和工具!

  手搬肩扛,放炮劈山,全靠人力。渴了喝一口自帶的水,餓了啃一口自帶的干糧,實在累得不行了,就在地上躺下睡一會兒,然后再起來接著干……

  陳春芳累得病倒了。在醫院輸液,他卻舉著輸液瓶跑了。跑到工地上,把輸液瓶往樹上一挂,一邊輸液一邊指揮。老母親心疼地流下眼淚:“芳兒,你說你傻不傻啊!”

  可陳春芳卻要堅定地干下去。

  有個叫狐仙洞的地方,高40多米,岩層厚15米,隻有打眼爆破才能削除崖頭。為了不影響白天施工,陳春芳帶領村兩委干部在晚上排險。

  他們從山頂的大樹上拴一根繩子,一人吊在繩子下,用杠子和鋼钎去撬石塊。為了不晃蕩,還得在腰間再拴一根繩子,另一個人在旁邊使勁拽著。

  陳春芳果斷地說:“我上去,你們配合!”他腰系繩索,身體吊著撬石。此刻,如果配合稍有不慎,繩子被哪塊石角割斷,陳春芳就會當場摔下去!

  經過兩年半的奮戰,一條全長9.75公裡、寬8米的路基,終於從車谷砣村蜿蜒到山外,連接了201省道。

  陳春芳帶領車谷砣村人修路的事兒,上級部門很快也知道了。縣扶貧辦、農工委等部門都給予資金支持,縣交通局還把這條路定為縣道,按三級公路標准投資建設。

  三

  路修好了,陳春芳帶領村黨支部開始全心全意打造車谷坨村的旅游事業。

  一天,他走到一個叫“手把崖”的地方。遠眺,兩山對峙,一道流水嘩嘩而下。他想到了“截斷巫山雲雨,高峽出平湖”的詩句,一個想法立刻在腦海中閃現,何不建個“高峽平湖”?

  他請來水利專家,確定這個想法切實可行,並在政府部門的支持下,辦好了各種手續。但修建大壩的難度不亞於劈山筑路。陳春芳再次做出決定:我們還做愚公,自己干!

  材料運不上去,就由人力背,一袋袋水泥、沙子全靠村裡十幾個人背上去。買不起設備,就買別人淘汰的機器,修修再用。只是,這麼重的設備怎麼弄上山呢?他們想了個辦法——先把設備拆了,村民用杠子抬上山,然后重新組裝起來。

  一年多之后,寬14米、高20米的主壩和寬5米、高7米的副壩完工,一座可容15000立方米的“高峽平湖”佇立在兩山之間。波光粼粼的湖水,不僅成了美麗的景觀,村民們還在湖中人工養殖虹鱒等,開創了致富新路。

  村裡山上零散生長著野生果樹,但產量低、收益小。陳春芳決定擴大果樹種植面積,改傳統種植為經濟種植。由村裡購來果苗,統一分發給每家每戶。第一年每人種10棵獼猴桃樹、50棵核桃樹、100棵板栗樹。第二年又在山上撒下400斤杏核。后來又種下6000棵洋槐樹。種植規模不斷擴大。還請來縣林業局的技術人員給村民講解果木栽培知識,幫著修剪、嫁接。一棵棵樹苗蓬勃地生長起來了。如今,各種果樹都已挂果。

  太行深處的車谷砣村,很快摘掉了貧困村的帽子,全體村民成功脫貧!

  四

  車谷砣村一天天在變——

  村口的千年古茶樹被評為河北省十佳最美古樹,修舊如舊的古茶祠玲瓏端庄﹔村中的清代老宅細訴著歲月的變遷﹔村后山上的古城垣、點將台見証著村庄古老的歷史﹔村裡既有淳朴的農家樂,也有設施齊全的賓館、停車場……

  這樣的車谷砣村,能不吸引人嗎?

  人們主動來車谷砣村尋求合作。村裡及時引進企業模式,成立靈壽縣大砣山旅游開發有限公司,與正定縣塔元庄建立合作關系。經過專業規劃,將景區定位為康養旅游度假區。

  走上富裕之路的車谷砣村,還要帶領周邊村子脫貧致富。相鄰的黃土梁、南槍杆、團泊口依然是貧困村,南寺村等整個溝裡的村民也還生活在貧困中。

  陳春芳聯系上這四個村,成立溝域旅游開發和產業脫貧聯合黨總支,他擔任溝域聯合黨總支書記。他們要打造車谷砣全溝域生態旅游度假區,通過合作經營模式,讓全體村民入股,帶動各村庄共同發展,小康路上不落下一個人。

  這世世代代窮鄉僻壤的地方,正在煥發出新的光彩……

  陳春芳的無私付出贏得了鄉親們的尊重和信任。2015年、2018年村黨支部換屆,他全票連任村黨支部書記!

  作為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村黨支部書記,陳春芳一如既往地為車谷砣村的美好明天奮戰著。太行深處,一個個小村庄一天天美麗富饒起來……

  制圖:張芳曼


  《 人民日報 》( 2020年08月01日 08 版)
(責編:庄紅韜、羅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