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花繁葉茂》總制片人、編劇歐陽黔森——

把好故事寫在希望的田野上(脫貧故事)

2020年07月02日08:2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這些年,我大部分時間在貴州走村入寨,與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的基層干部和當地老百姓打交道,了解他們的所思、所想、所盼。電視劇《花繁葉茂》劇本創作與我的報告文學《花繁葉茂,傾聽花開的聲音》、小說《村長唐三草》密切相聯,是長期積累沉澱的結果。

  劇名取自貴州遵義花茂村。創作拍攝期間,我在花茂村體驗生活了兩三年,真切感受到翻天覆地的變化:富有特色的黔北民居散落於青山綠水間,通網絡、通天然氣、有污水處理管網、有物流集散點、有“互聯網+”中心。楓香鎮黨委書記帥波和花茂村第一書記周成軍說:“基層干部的辛苦指數決定了村民的幸福指數。”花茂村村民們說:“他們起得比我們早,睡得比我們晚,幫我們奔小康!”淳朴的話語,道出扶貧干部的心聲和老百姓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幸福感。

  火熱的基層生活賦予作品溫度。我深刻體會到:脫貧致富是物質改變,更是心靈蝶變,需要扶貧干部和扶貧對象的合力。寫好脫貧故事,就是書寫心靈史詩,通過人物命運反映精准扶貧的過程。比如,電視劇中基層干部在一線工作中錘煉本領,與鄉村變化共同成長,花茂村村支書唐萬財對脫貧工作務實肯干、有責任感,但眼界不夠、理念守舊,甚至反對兒子從事電商,之后逐漸完成觀念轉變﹔大學生歐陽採薇作為駐村第一書記,處理基層問題經驗不足,在實踐中慢慢摸索……開農家樂的潘琴以及孫大嫂、小翠等農民群像,是老百姓從“要我脫貧”到“我要脫貧”轉變的寫照和縮影。

  精准扶貧重在“精准”,隻有因地制宜、因人而異,才能找到合適的脫貧之路。我選擇以多個村寨為線索展開敘事,每個故事都有原型和基礎,不乏諸多“啃硬骨頭”的故事,比如貧困戶“蜂蜜王”。我曾實地採訪一位扶貧干部,他為說服一位貧困戶,登門拜訪99次,最后這位貧困戶從被動接受到主動承擔任務,被扶了貧也扶了智、扶了志。面對“三改三建”、土地流轉、產業調整等一場場“硬仗”,扶貧干部化解矛盾沖突、解決實際困難的實踐智慧是我創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精准扶貧深入實施的成果,正在無數個花茂村實現。脫貧攻堅的生動故事、社會主義新農村涌現的新氣象,為文藝創作提供源源不斷的靈感和素材。我們隻需將創作的根扎進泥土,把好故事寫在希望的田野上,靜待花繁葉茂。 

  (本報記者王瑨採訪整理)


  《 人民日報 》( 2020年07月02日 20 版)
(責編:庄紅韜、王宇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