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推行“一村一警”包村聯系制度

農村治安怎麼辦 包村民警保平安

本報記者  徐  靖

2017年07月17日08:1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隨著工業化、城鎮化進程,農村青壯年勞動力大量外出務工,不少農村地區出現“空心化”問題,在面對不法分子時,預防能力和抵抗能力有限。與之形成對比的,是廣大農村地區公安警力嚴重不足。這給農村的社會治安管理工作帶來挑戰。近年來,安徽在全省推行“一村一警”包村聯系制度,這種探索成為農村警務工作的有效補充,農村地區群眾的安全感大大提升。  核心閱讀

  

  村裡來了新干部,這沒什麼,但是村裡來了新警察,可是新鮮事。

  “村裡有了‘穿警服的’,我們都很放心,大家有了困難就可以找他們。”馬鞍山市張茂村村民黃崇傳說。黃崇傳口中所說的“穿警服的”,就是安徽在全省推行的“一村一警”包村聯系制度下在農村參與具體工作的包村民警。

  鄉鎮派出所難以解決“空心村”治安難題

  據統計,安徽省共有1776個鄉鎮,農業人口佔總人口近80%,隨著工業化、城鎮化的進程,農村青壯年勞動力外出務工現象普遍,農村地區“空心化”的趨勢明顯。留守老人、留守兒童和留守婦女成為一個村庄的主要構成,這種現象越來越普遍。

  “缺乏青壯年勞動力的農村,在面對不法分子時,預防能力和抵抗能力十分有限。”安徽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李建中說,“‘空心村’的產生,給廣大農村地區的社會治安管理工作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和挑戰。”2013年,安徽省農村地區刑事案件發案總數為74336起,其中,盜竊、詐騙等侵財類案件總數為59427起,佔總發案數的80%。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廣大農村地區公安警力嚴重不足。“以往,農村地區的治安完全依靠鄉鎮派出所,鄉鎮派出所最多5—6名民警,平均1名民警要管理十幾個行政村。有的大鄉鎮,民警出警半徑達到2個小時的路程,這也導致了一些偏僻村庄很長時間見不到警察,讓不法分子有了可乘之機。”

  基層警力不足,農村又缺乏青壯年勞動力,還直接導致了農村綜治部門人才缺乏,農村綜治隊伍功能削弱,這讓農村矛盾糾紛多發,時有“民轉刑”案件發生。2013年,安徽省農村地區鄰裡糾紛共排查71348起,土地、山林、水利、資源權屬糾紛19245起,農村集體土地征用、流轉糾紛10196件。

  一個行政村安排一名民警擔任治安負責人

  2013年下半年,安徽省公安廳開始在省內進行試點,2014年11月全省正式推行“一村一警”包村聯系制度。即原則上農村地區每一個行政村都有一名民警駐村或包村聯系,派出所責任區民警專職駐村,派出所其他民警和縣公安機關民警負責兼職包村聯系。

  包村民警每月進村工作不少於兩天,其主要職責是當好“六大員”,即治安防范的組織員、矛盾糾紛的調解員、情報信息的採集員、法律政策的宣傳員、警務下沉的聯絡員、便民利民的服務員。力爭完成好8項具體任務,即重點開展治安防范、化解矛盾、群眾服務、安全宣傳等工作,協助開展人口管理、行業場所管理、基礎信息採集、辦件辦理等工作。

  為了從根本上加強基層治安力量,每名包村民警除了做好警務工作,還要在所包村建立一個警務聯系點、物色一名警務聯絡員、組建一支群防群治巡邏隊伍、組建一批治安信息員。

  “在民警安排上,我們主要考慮幾個主要因素:一是回原籍地,二是回原工作地,三是刑警前往案件高發地區,四是根據農村實際需要安排。”安徽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許剛說,“這樣雙向安排的好處是,民警對原籍和原工作地的情況比較了解,方便開展工作﹔另一方面,有利於解決不同農村地區的實際問題。”

  截至目前,安徽省14984個行政村,共配備包村民警9335人,建成警務聯系點11533個,組織治安信息員46786人,組建群眾巡邏隊伍17380支,走訪農村群眾1025萬人次,舉辦警民互動活動12.9萬余次,排查化解各類矛盾糾紛49.5萬起。

  包村民警成為聯系群眾的紐帶

  “到了村裡首要的任務就是入戶查訪,了解基本信息,包括經濟狀況,家庭矛盾,外出務工情況,家裡是否有殘疾人、精神病人、對社會不滿群體等。”馬鞍山市劉山村包村民警朱宏勝說。

  說到入戶查訪,朱宏勝還真的因此解決了很多問題。“今年5月,我在走訪村民的過程中,發現了一些村民正在集會。經過了解,原來是周邊礦山企業的車軋壞了村裡的路,村民正准備上訪。”朱宏勝說,“我隻能先安撫群眾,希望他們通過合法途徑解決訴求,另一方面也在替村民想辦法。”目前問題已經解決,修路項目最早8月就能啟動。

  “下午,我和禁毒大隊民警到新市中學開展校園禁毒宣傳活動……”當馬鞍山市張茂村包村民警徐娜在《“一村一警”工作記事簿》記錄下這些內容時,這項工作她已經堅持了3年。

  新市鎮唯一一所中學——新市中學在張茂村,對中學生的普法教育就成為了徐娜在農村工作的重中之重。

  “鄉鎮中學的學生缺乏法制教育,但他們又處於最容易被誘惑的年紀,為此我聯系了其他治安部門,定期走進校園,採用互動的方式,讓孩子們在游戲中了解更多法律常識。”徐娜說。2017年1月,新市中學成為馬鞍山市毒品預防教育示范基地。

  2017年3月,合肥市大許村新建了一座蔬菜大棚,招租3個月卻無人問津。這件事引起了包村民警曹江峰的注意。后來,他通過自己和朋友的宣傳,找到了承租人。“大許村是個相對偏遠的村,有170戶貧困戶,把治安和扶貧聯系起來能夠更好服務群眾,也能從源頭上杜絕一些問題。”曹江峰說。

  2016年,安徽省農村地區群眾的安全感以及對公安機關的滿意度分別較2015年上升了1.54、2.79個百分點,全省農村地區三類可預防性案件數較2015年同比下降5.75%。

  “‘一村一警’是公安機關聯系人民群眾的紐帶。”肥東縣公安局副局長張劍青說,“機關民警長期忙於行政事務,很難切實了解基層群眾的真實情況。通過包村讓民警坐到群眾家的板凳上,讓民警真正沉下去、待得住、走得動,一方面能夠充分補充基層治安力量的不足,另一方面也是對民警的一種教育。讓民警真正站在群眾的立場上為人民服務,更能讓群眾感受到黨和政府的關懷。”


  《 人民日報 》( 2017年07月17日 09 版)

 

(責編:蔣琪、張歌)